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贸易出口 >
贸易出口
推荐内容
热门内容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8670727589
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腾讯组织架构调整终于尘埃落定

作者/整理:admin 来源:互联网 2018-10-03

  腾讯组织架构的问题已经是自媒体和传统媒体多次讨论的焦点,然后这次看似“被动”的调整能解决它数据不统一、业务散落以及缺少2B基因的问题吗?
 
  腾讯要建统一的技术中台,但面临的阻力不小
 
  像阿里一样,腾讯也要有数据中台了,这是这次调整的最大亮点之一。
 
  腾讯方面介绍,公司将成立技术委员会,通过内部分布式开源协同,加强基础研发,打造具有腾讯特色的技术中台等一系列措施,预期未来可将内部开源成果开放给产业。同时,腾讯将继续加大对AI实验室、机器人实验室和量子实验室的投入。
 
  昨晚密集的传闻之后,腾讯连夜于今日(9月30日)公布了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结果:一是保留原有的企业发展事业群(CDG)、互动娱乐事业群(IEG)、技术工程事业群(TEG)、微信事业群(WXG);二是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、平台与内容事业群(PCG)。
 
  腾讯新组织架构调整,七大事业群变为六大事业群腾讯新组织架构调整,七大事业群变为六大事业群
 
  依照这次的调整,保留的四大事业群继续发挥垂直优势,而新增的两大事业群则要突出聚焦效应,也是这次调整最大的变动之处。纵然看似简单的,将七大事业群拆分归拢为六大事业群,但这背后可能是包括掌舵人马化腾在内的高管层的多次彻夜讨论,以及难以撼动和调和的利益分割。
 
  自1998年成立以来,腾讯在2005年和2012年分别进行了两次组织架构调整。上一次的组织架构调整,腾讯将原有的业务系统制(Business Units,BUs)升级为事业群制(Business Groups,BGs),这样的架构帮助腾讯顺利从PC时代过渡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。
 
  这样的生产模式,“好处是,让鹅厂的组织能力,能以部门/产品组为单位,一个产品部门就能自主立项,快速试验,当遇到大的技术难题时,再从公司层面抽调有经验的同事增援,这种组织方法有其边界简明和利于快速尝试的优点。”腾讯创始人Tony(张志东)在9月腾讯学院的内部分享中如是说。
 
  得意于这样的组织架构,让腾讯通过赛马机制创造了微信、《王者荣耀》等产品。但是整个商业和技术环境大变幻,ABC( AI + BigData + Cloud)技术的日渐成熟,以及互联网下半场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变更,使得腾讯的组织架构已经有点不适配,甚至于说是落后。
 
  从《腾讯没有梦想》到《张志东归位鹅厂如何》再到《腾讯技术建设落后?已落伍一个时代!》等文章中,都详细剖析了腾讯组织架构以及技术落后的原因所在。作为腾讯老兵、腾讯曾经的CTO,Tony曾多次公开表示腾讯的组织架构落后了。
 
  “在 ABC 时代,因为数据中台建设的缺课蛮多,除了在技术上会造成许多重复发明轮子的现象,在大数据的应用上,带来很重的数据墙和组织墙的问题。”由此带来的问题,知乎作者的文章中也有提及,“技术上,数据驱动、基于 A/B 测试的快速迭代灰度发布、基于数据的技术运营等等,取代了靠产品经理拍脑瓜设计,靠疯狂发布新版本,数据全靠蒙的上一代做法。”微视不敌抖音、天天快报、腾讯新闻打不过今日头条、微信公众号迟疑又纠结的改版似乎都是佐证。
 
  在运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方面,字节跳动已经走在前列。而在建设数据中台方面,不得不提的则是阿里。早在2015年,阿里就曾全面启动了聚集集团各业务线数据的中台战略,构建“大中台、小前台”的组织机制和业务机制:建立多维度、高密度、快处理的超级“数据池”,这些数据经过梳理、分析,更精准地描绘用户画像,包括人口属性、地域分布、媒体接触、兴趣爱好、生活形态等多个方面,从而为前台制定策略、优化创新提供强力支持。无疑这样的中台,对电商交易、物流运输、金融科技以及云业务都大有裨益。
 
  腾讯提出要建立数据中台,但没有公布具体的负责人以及如何将这些业务统筹起来。相比而言,在阿里中台的建设中,一直有张建锋在其中发挥作用。
 
  2015年12月,任阿里中国零售平台负责人的张建锋担任中台事业群总裁。 2016年4月1日,他又任职阿里集团首席技术官(CTO)、中台事业群总裁、集团技术战略执行小组组长。去年又兼任达摩院院长,负责量子实验室、量子芯片和半导体建设。2004年就加入阿里的张建峰,不仅熟悉阿里所有的业务,而且也在将既有的能量输送给新业务。
 
  腾讯没有CTO已经长达四年,Tony也公开表示自己不会重返。他很遗憾当初没有帮助公司建设数据中台,而想要建设这确实是一个难题。“需要很大的魄力和智慧,找到适合的演进节奏和建设次序,估计也必然会遇到不少的阵痛,如部门短期利益冲突、部门团队的安全感、经验不足的损伤等。”腾讯还没有公布更详细的人事和业务细分,大抵是受到了这样的阻力。
 
  不过Tony认为,阵痛和不完美纵然有,但突破的关键还在于:一方面取决于高层管理团队的自上而下的决心和意志;另一方面,就是公司的各产品和技术团队的文化和胸怀。
 
  To B是公司发展的重点,腾讯云能成为下一个增长点吗?
 
  数据不统一的问题可以交给中台解决,但面对云服务这样一块大业务,理应像亚马逊、阿里一样成立一个单独的部门来应对。
 
  这次应运而生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,将整合腾讯云、互联网+、智慧零售、教育、医疗、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,推动产业的数字化升级。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担任该事业群总裁,向公司总裁刘炽平汇报。
 
  一位腾讯云的员工告诉36氪,腾讯云以前的规模不大,就是SNG旗下的一条业务线,但今年扩展很迅猛,已经有几千名员工。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36氪,近期腾讯云开始在全国各地招销售,每个地方招2-10人不等。
 
  作为To B业务的重要出口之一,腾讯云如今已经是承载着腾讯“下一个增长点”重任的业务,被赋予极高的期望。但腾讯对云业务的发展理解不够到位,其能否在云业务的竞争中顺利卡位,这还是一个待解的问题。
 
  2009年,阿里云公司成立,在马云力挺下前行。2010年,中国IT领袖峰会上,BAT三大掌门人评价云计算发展,李彦宏说它是“新瓶装旧酒,没有新东西”,马化腾觉得谈它“现在还太早”,只有马云强调:“最怕老酒装新瓶,看不清他在玩什么,突然爆发出来最可怕。”直到2017年贵阳数博会,马化腾才表示,“用云量”将会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。
 
  但阿里云已经占据了中国公有云的大部分市场,同时在全球市场也有了一定位置。IDC发布的2018上半年报告显示,阿里云以45.5%的份额排第一,腾讯云以10.3%的份额居第二。而在全球市场上,阿里位列亚马逊、微软和谷歌三大巨头之后。